<code id='pwk73'><strong id='pwk73'></strong></code>
    <fieldset id='pwk73'></fieldset>
    1. <ins id='pwk73'></ins>

        <i id='pwk73'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pwk73'></span>

          <dl id='pwk73'></dl>

        1. <acronym id='pwk73'><em id='pwk73'></em><td id='pwk73'><div id='pwk73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wk73'><big id='pwk73'><big id='pwk73'></big><legend id='pwk73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2. <tr id='pwk73'><strong id='pwk73'></strong><small id='pwk73'></small><button id='pwk73'></button><li id='pwk73'><noscript id='pwk73'><big id='pwk73'></big><dt id='pwk73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wk73'><table id='pwk73'><blockquote id='pwk73'><tbody id='pwk73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pwk73'></u><kbd id='pwk73'><kbd id='pwk73'></kbd></kbd>
        3. <i id='pwk73'><div id='pwk73'><ins id='pwk73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管控下的南海休漁期我們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33

          依然天晴,陽光明媚,天氣溫暖,這樣的天氣並沒有給我們帶來輕松的心情,每天刷著手機,關註著新增疫情的多少,疑似病例的多少,也關註著醫護人員感染瞭多少,也關刑事專業律師註著拐點的到來。

          足不出戶,對我來說是件很容易的事情,因為我可以坐在傢裡碼字,構思著一篇文字,直到它落實到字面上;我還可以精心地為自己織一件毛線背心,那淺黃色的毛線已經在抽屜裡睡瞭好長時間。

          前幾天,我的高中同學,也是一位帥哥問我在傢幹什麼?我告訴他,正在織一件毛線背心,細線的,需要很多天才能完成。那位帥哥就笑我,“什麼年代瞭,誰還穿手織的毛衣?”。

          我就暗暗一笑,我需要一件手織的毛線背心,嚴冬的季節,窩在暖氣的傢裡,一件秋衣,外加一件手織的背心,不冷不熱,剛我唾棄你墳墓剛好。炎熱的夏季,冷風空調的房間,短袖的我,外加這件細線的背心,長期趴在電腦上碼字或者備課肩周頸椎疼痛不已的我,是別人不能體味的舒服。

          2020年的開年,對我來說很艱難很痛苦。母親在元旦的前一天,沒有征兆的離世,可想而知,我的元旦是在極其痛苦中度過的:跌倒在地,爬起來,給母親漱洗,穿上壽衣,然後痛哭慶餘年,磕頭,守靈,一把一把地往靈盆裡燒紙錢,給母親點燃一支支香煙,然後把母親送去火化,抱著母親的骨灰,一邊呼喊著母親回傢,一邊往路上撒微信紙錢,千裡迢迢地送母親回故鄉,和父親合在線雲播葬在祖墳。

          雖然心情說不出的悲傷,也收到瞭京東許多同事親友的安慰:老母親八十有六瞭,無疾而終,屬於喜喪;人啊,瓜熟蒂落,再也沒有比老母親的離去更有尊然,更令晚輩們輕松的瞭。

          我有太多的不舍,就是昨天,無意間打開電視,中央臺的戲曲臺正在播放京劇《四郎探母》,我站在原地盯著電視,看著沙發頭的地方,好像母親依然坐在那裡,再次定神看去,沙發的一角空空無人。仿佛間有些恍惚,就是母親去世的前幾天,也是這樣的晴朗天氣,也是這樣暖暖的太陽照射著,剛給母親洗完澡,母親就坐在暖暖的陽光下,看著電視京劇《四郎探母》,我正在忙碌著準備母親的午飯包水餃,那個時候,母親思維清晰地說:“人啊,一輩子不長,健健康康活著最好!”。母親說完這幾句話,我就笑,對母親說:“你啊,好好活著,活過百歲!”

          母親就笑,逆水寒我也笑,這樣溫暖的時光,好安靜好幸福。

          就是幾天,母親就匆匆離去瞭。

          母親鐘南山談康復患者是否會有後遺癥離去的短短幾天,新冠狀肺炎氣勢洶洶的爆發瞭。

          緊接著就是封城,封路。老傢的妹妹打電話說:“老母親多虧早走瞭幾天,如果是現在,怎麼能把老母親送入祖墳,讓老母親入土為安呢?”一想,靜靜地發愣,老母親莫不是智者,她一生唯恐給我們添亂,哪怕一點點的小麻煩,她都視為大麻煩。

          手機屏上的新增、疑似、確診、死亡數字,讓人觸目驚心,一串串的數字,看似冰冷,每一個數字,卻令人心酸不已,也令人焦慮不安。把目光久久地停在死亡數字上,多少個傢庭陷入悲痛之中,那些失去母親的兒女,失去丈夫的妻子,失去孩子的父母,正在和我一樣經受著失去親人的痛苦,我不知道往後的歲月裡,他們該怎樣度過一天天的時光,放下放下,這須要多麼漫長的時光啊!

          忘不瞭的一幅畫面,靈車開走瞭,一個女兒在冰冷的街頭追趕著,嘴裡呼喊著“媽媽,媽媽!”;忘不瞭九十多歲的老母親,護理急診室的64歲兒子,一聲聲地說:“媽媽等你回傢!”;忘不瞭一位普通的醫生告別年幼的兒子,兒子的呼喊:“我要媽媽,媽媽不走!”年輕的母親告訴兒子:“媽媽去打怪獸,打敗怪獸,媽媽就回傢!”;忘不瞭醫護人員弛緩武漢,冒著生死的危險,救死扶傷。

          閃現這一張張畫面的時候,我有眼淚溢出,內心柔軟的時刻,隻能任由淚水順著臉頰肆虐一番,哭過思過念過,心裡才好受一點,我不知道我是為母親的離去,還是為疫情中離去的同胞,或許都有吧!隻是希望逝者安息,活著的人堅強些再堅強些!

          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寫字者,我的文字名不經傳,我知道我的文字在疫情之下,感動不瞭多少人,在嚴禁外出的情況下,我能做到的是,盡量不出門,窩在傢裡,不給社會添麻煩,就是對社會的大貢獻。

          我站在高高的樓上,透過樓房的縫隙,我看到瞭遠處田野裡的麥苗正在返青,它們正在以不可遏制的力量,在初春的暖陽下,努力向上生長;不遠處的一池綠水,泛著清波,在太陽下,一圈一圈的漣漪,似金光閃閃;半掩著窗戶裡,梅花的清香撲鼻而來,沁人心脾。

          我知道春天來到瞭,來到瞭。

          不久的將來,將是繁花似錦的春天,那些鋪翠疊綠,那些姹紫嫣紅,還有那無邊無際的綠色,將濡染祖國的大江南北,濡染武漢那座美麗的城。

          春天來到的時候,那些不快,那些痛苦,那些艱難挫折,都將漸漸地離去離去。還有那些新冠肺炎,似乎也將無處逃遁,我長長地舒一口氣,期盼這一天的到來。